那从雨巷处走出的女子呵,终不再被无涯的渡口迷离了心岸

黑夜,总会给独处的人儿一件最具保护的孤衣,最黑的时候,就是寂寞最稠密的时候,就连文字,也会寂寞得淋漓尽致。过了许久才明白,他以那么清晰而且是潜移默化的的方式装饰我所有的青春。直到最近,我才发觉那些孤独和寂寞已经缓缓地深植心里,挺拔,伟岸,以一棵树的姿态。 有时候,觉得黑夜越黑才越好,像是稍纵即逝的幻觉,可以在万籁俱寂中把自己完全包裹起来,孤独是寂寞黑夜里开出的一朵妖艳的奇葩,不为妖娆,只为心殇,静默年华,细数鬓霜。 也曾痴痴询问永远有多远,却不知,一个转身,便是永远。心中没有牵挂的人,便会有恃无恐,不会去填补内心深处的空洞和残缺。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流泪,那意味着全盘沦陷。守得云开见月明,恐怕我再也没有这样的耐心…… 窗外,寒风的游乐场,后山的树木被摇晃得呜呜作响,今夜雨声两三点,昨夜落花又多少 不眠的心儿无精打采,单薄得有点凄凉。 今夜,如影随形的寂寞,有谁抚摸 突然,很想你,那你呢 冷雨飞花坠 秋色正浓,西风漫卷,冷雨如织,“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同时荒凉的还有那流离失所的灵魂。任凭努力,再也无法让那盏爱情的心灯,结一根温柔的芯。蓝曳低萦至死方灭的承诺,亦被你带入冰冷的坟冢中,“七七”过后,我便不去你的坟前祭拜,到今天有三百一十六天了吧 都说光阴荏苒,因此我便在这段时间飞快老去。 今天便是你的忌日,锁得住照片,锁得住泪水,锁得住想念,却怎么也无法在想起你时,锁住那种惨绝人寰的心痛。我想你在天一定没有灵,倘若有,为何放任自己所爱的人孤苦无依 倘若有,为何看见自己的爱人痛彻心扉时无动于衷 倘若有,为何让自己爱着的人独拥孤枕冷衾而不托梦赐福 …… 如此害怕去放大那份失却的痛苦,因此苦心经营着自己的坚强。学会了人前人后强颜欢笑不逃避不后退,学会如何生生逼回眼眶里搁着的泪,学会面对伤害毫不气馁,学会生活负赘独自面对,学会身心疲惫不再哎哎喊累……可短短的几行“学会”,又怎能诉说那种沁入骨髓的深悔 尝试着想象还有一份关爱,来自千里之外,弥漫着我的孤寂。静静地独坐听雨的声音,雨中的寒气丝丝沁骨,透过了帘幕,雨声也穿过了无边的夜无边的时光之海,却无法让心回归到本有的宁静和安详。正所谓如果失落了心,即便身穿裘皮大衣仍然不觉温暖,吃着山珍海味亦味同嚼蜡。

总觉听雨是存在于古诗词的意境,所谓少年意气听雨;成年沧桑听雨,随着年龄心境的关系,于是那雨便被听出不同岁月的人生况味。“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是唐才子司空曙真正体悟人生无常的真相,亦是自然感到一种生命的易逝和苍凉。隐隐感觉,即便远方似有一种温暖笼罩着我的身心,无论怎样努力依然无法触手可及,生死茫茫,如隔山岳。因而,笼罩心里的阴翳更加得意忘形,一不小心又丢失了想要说出的话语。灯影暗处,思索着文字是否能把透明的薄翼张开,把深沉的向往背着,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捡起那颗失落的心并加以珍藏 一点一滴拾起你生前遗留下来的痕迹,妄想给予我无形中爱的抚慰。心间,幽幽地亮出了一种微微的渴望,就像洁净的夜空里飘渺着的萤火虫,被朦朦的轻纱晕了一个团,飘忽得没有了原则,只扰出一种凉凉的无奈,却有着一个最温柔的姿势,拥了来又推了去,惆怅便也成了一种淡淡的斑驳。脸颊,不再有簌簌滑落的泪珠,而静默便成了哀伤的代言人。 逃避悲伤的记忆幻想澄澈的快乐,一颗敏感的心,如老和尚的百衲衣,总给人一种破碎的感觉,那种无法逃遁的悲伤,又铺天盖地地压向键盘。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总以为我是天之骄女,可只有我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穷途末路的乞丐,在雨季迷离的幻象中,花费了无数多的时间来构筑自己的世界,把自己囚在不可名状的阴影里,风儿呜咽着掠过空寂幽暗的屋子,浓荫掩映的枝桠上,一只孤雁瑟瑟颤抖着无助的孤独,黯淡的前路是它绝望的伤愁,雨季的夜晚,心儿在孤寂中疼痛成疾。 慢慢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到流动的人群,看到温暖的物质,看到持续着的生活,才发现,即便你离开了,一切都没有改变,生活却是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一如既往的灯红酒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让我的心之路变得荒凉又黑暗,忧悒的潮水,一波又一波,击打着凄凉的心岸,疼痛的心海,泪已滔天! 我爱,我不再给自己流泪的时间,更不再给自己做梦的夜晚。学会爱你时是一种痛苦,被你爱更是一种痛苦,所以,沉默许久以后,我又寄情黑白键盘,让泪流进心里,浸染着如霜的月华,我要像锤炼我的诗句那样把我的苦痛碾成薄如蝉翼,只为不再痛苦。

今生,你给了我漂泊的一生,让我成为孤寂的苦行者,匍匐着在喧嚣的尘世间流尽最后一滴泪。如果真的有来生,我一定不辞辛苦走遍天涯海角去寻你,寻找我心儿寄托的驿站。倘若真的有那个时候,我好想在开遍栀子花的山坡上与你相逢,与你一起度过那个明媚的季节,哪怕你只是一个过客,从此后永不再见,我亦无悔无怨。 也许,在我长长的一生中,我便只须记忆那个或者某个瞬间。我知道间或会有些伤感和苦痛,也知道我会很孤独很寂寞,但我会记忆起那个花开的岁月,你悄悄地来,又悄悄地离去,留给我一份落寞一份酸楚一丝牵挂。我也会感谢你,给了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欢乐的瞬间。你的情意,我无法表达。举杯吧,我爱!让我们拼却一醉。恍惚的泪光中,遥想你温暖的笑魇,咀嚼着你甘甜的絮语,一切的一切都如九月的紫菊——凄伤而美丽。 我来了,你怎还不醒 我要把自己纤柔的手一辈子交予你宽厚的掌心,做你且俗且雅的爱人:和你吟诗抚琴抑或赌书消得泼茶香,然后一起手牵着手去市场买菜回家;或者在如水的月夜里,斜坐于微凉的窗沿,借着温暖的橘黄色灯光一边安静地看书,一边等待外出的你归来一同共进晚餐,每一天的清晨在你温暖的臂弯间自然苏醒,抬眼便看见种满窗前怒放的百合花……我爱,这么简单的幸福难道真要我等到来世吗 这样稀松平常的景象为何于我而言只是最奢侈的想象 我爱,请告诉我,你在哪里 是不是披着一肩雪花站在天堂的尽头为我真心难过 你说,在无尽的时空中,还有没有人在坚持等待我的出场,并为我欢呼流泪 那一日,我在望月的城中铺一素白的宣纸,酝酿的锦瑟心事还未曾落笔。从戴望舒笔下走出一位如丁香般忧伤的女子轻轻然落入我的视线。这悠长悠长的雨巷里,只有她,章章字节彷徨在等待的段落里,结下串串忧愁。 石阶,已长满了青苔。你的幽香暗怨缠绕着我的目光。不自觉,在雨巷的尽头去触摸,你,斑驳在时光处的等待,还有在那平仄的句子里与誓言谎言纠结过的痕迹。心的涟漪,锁着你的心楣,那怕爱的路上磕绊荒凉,只为他,拾一路风景,许一世柔情。当繁华落尽才知爱恨不过是梦一场,一世情缘的画卷也只能定格在眼眸深处。世事间,竟是这般无奈,纵使写满了相思与凝望,奈何天长地久的缠绵只不过是太过美丽的续言。

 那从雨巷处走出的女子呵,终不再被无涯的渡口迷离了心岸 热门话题

一段跌落在红尘中深处的记忆,用时光的发簪划破千年之前忘忧湖畔流转的爱恋,用等待的姿势去填满墨色的灵魂,于芸芸众生中找寻着轮回的谴绻,在来去归兮中,你是否还会把你的名字与前世的嫣红一并篆刻在命定的玄机中 你的嘴角微微上扬成一个弧度,可是你的眼神中分明有那么深那么深的忧伤,心底幽幽的叹息紧紧连着我的心疼。爱一场,恨一场。我不愿再看到你独倚栏杆对月啜吟的模样,我也不愿看你在灯火阑珊处独自断肠。我不愿意不变的文题里紧锁的是你更幽更深的寂廖。只是,后来,不知道谁可温暖姐姐掌心冰凉的印迹,许你一世明媚 我以陪伴的姿势穿越一畔的江水走进你的风景,成了你不可言说的心念,自此后,花开花落,春去秋来,有我,在身边。 十月江南,入浅秋。 秋日的午后,天空盛开的正蓝,一袭蓝裙清颜的我站在最高的楼层想要将这仿佛坠在童话中的境像定格。风,浅浅地从我的耳际划过,缠绵的发丝不经意的拂过我微扬的嘴角,我想把所有忧伤的快乐的日子都串连在一起,只静静安享这一刻的安宁与寂然。让那些触动心弦的瞬间,亦或是那些让人刻骨的记忆统统都随这季的风,回到原来的地点。那么,以后的日子里,在指尖,在心上,那些关于前尘的呢喃,还有来生的约念,是否都会回归到最初纯白的遇见 凝望着有你的方向,我的呼吸却丈量不出念想的频率。手心向上,视线停留在一株形似绛珠的草上,片片相思泛起丝丝温柔,寻得尘世中爱的轮回却上演不了预想的走向。其实不管是装满了哀怨还是心怀希翼,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姐姐,你说呢 此时,你是否也看到了这桢日光倾城的画面,你的微微一笑,那些朦胧在眼眸上的冰凉便也明了,你懂,不完美亦是完美。

[今日热点]

江南,一抹青蓝色的念想,延伸着水墨吟染的千思百念。纵使沉淀了千年的情思,亦能涉过远古的时空轻唤出你的名字。我的目光,始终朝着同一个方向,你在的远方。闭上双眼,心头开出的花微微幻出你的馨香,你的疼惜。墨色觞的卷底正一点点在你的转眸中褪去。我看见,轮回的谎言在你冷然的风情中不解自破。没有了等待,没有了遗忘与记得,身心似菩堤般明净,不再问前世,不再念来生。时光流转,如此便好。 素心相赠,又何妨咫尺天涯。望远方,天空晴好,你可安好 月桂花又香,江南秋已浓。今时浅浅风,红尘暖暖爱。

我在城市的序言里,指尖游走在昨日的欢颜里。念了好久的日子,却在落笔时,总怕自己素心向暖的词句锁不住你难绽的笑靥,总怕自己的一支秃笔稍不留意便会敷读了你的美丽,也怕自己不够深情的呓语捕捉不到你的心思。日子就这样被搁浅到今时,本该完成的篇章此时才从江南的秋意中渐渐轻诉。那么,此时的你在看到这般心语正会心微笑时,就和我一起将温暖栽植,等到很久很久以后,这份没有约念的情谊依然会在空旷的山谷开出满心的欢喜,在红尘里,在烟雨江南处,在海角天涯的时空里,相携有爱的日子,有情的岁月。念在,亦,不远。亦,不变。 你的心痕,在岁月中雕刻了无尽的美丽与忧愁。多少次,轻绕在你浅浅又深深的围城外,却从不敢轻易走近。也许你从未发觉,你风轻云淡的浅唱,让每一个读你的人心头涌起生生的疼惜。遗落在时光之城里的千年之恋,倾心于掌心的眷恋与别离,全都在你的一字一句里凝成一段又一段刺心的朱砂泪。你在平仄的诗行里牵入孤寂黯然的词章,难以释怀的情感被你写瘦了季节,这一切的一切让远在天涯的我心疼不已。多想,拈指手心的温暖去拥抱你的天黑,还有岁月刻在你心底萦绕的紫郁。 相伴的日子,惠风吹走了你心头多日的愁覆。相守的月下,如水流淌着古朴的情愫。相知的季节,素心行进在上弦月的姿势。光阴有凉意,我只借这一寸月光,温暖,转角的风景。岁月的仄缝,我只守着天涯的距离,看你,微笑向暖的模样。 十月,初涉红尘暖爱的写意。阡陌旖旎,片片忧思穿透阳光的窗格,正微笑着在岁月的流光中将温暖重现。弦月秋花,传递着心莲朵朵的雅韵,让最温暖的暗香浮动在你的心上开成唯美的爱恋。远山眉黛,触摸不到你的身影,只好再次将牵念絮扣,让心底的情思步步紧随,温暖整个季节的薄凉。 你的城市,有情相随,就不会孤单。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在红尘的最深处,有我,在流年的日子里倾情解语。记得,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子,不要在电脑旁久坐,有些念想在心底,就算许久未见,念想依然。记得,在这个有情的十月,天涯海角兰香紫韵雨含情,祝福浓浓。记得,有时间多陪陪小宝贝,那才是姐姐心头上最温暖的阳光啊。记得,不管走多远,不管在何时,这易网情深的江湖,永远都是姐姐的家! 那从雨巷处走出的女子呵,终不再被无涯的渡口迷离了心岸。这样,真好!

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就像一首歌词,或豪放,或婉约,表达得都比较真实具体。而女人则像是一首曲子,或缠绵,或悱恻,显得含蓄抽象。于是,男人注重现实生活,女人喜欢幻想浪漫。 歌词有唐诗宋词,也有现代自由流派,随着时代的发展,就像歌词一样,男人们逐渐少了“韵律”,倒是“节奏”越来越明显。曲子有古典,也有流行节拍,现代女人也像曲子一样,“阳春白雪”越来越少,“下里巴人”更受欢迎。 有的曲子很出名,人们就针对这首曲子,量身定做了各式各样的歌词;有的歌词很出名,人们也会谱上不同的曲子。不过,绝大多数的歌曲,都是有最初创意的。即使后来人再怎么精雕细琢,人们先入为主的偏见,也很难给予更高的评价和赞誉。这就是“元配”的意义。 在词曲的搭配上,讲究也非常多。名人往往与名人相互填词或谱曲,普通人常常与普通人彼此照应,这就好像婚姻的“门当户对”。偶有攀高或就低,这首歌曲的意义就会多出几重,人们敬仰的不得了,传唱几百年还不罢休,如《牛郎织女》。 歌曲搭配好以后,就看如何演唱了。唱法有美声,有民族,有通俗,还有原生态。这里面非常复杂,每一种唱法又会因歌手而异。但无论如何演绎,“和谐”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本应按民族唱法演绎的歌曲,如果换成通俗唱法,尽管有新意,总是有几分的别扭。这就好像一个老戏迷,听不惯那些配上现代乐器的戏曲一样。 许多热爱歌曲的人都说,经典越来越少。不是词不达意,含糊不清,就是曲子乱七八糟,听不出个调调。这都是人心浮躁的结果。还有几个人愿意潜心修炼,不断提高自我的可欣赏性呢 如果这样的人多了深刻了,在现实里有时候反而更糟糕,不是词找不到合适的曲,就是曲找不到合适的词,“剩男剩女”应运而生。 独身的男女,就像纯粹的词和曲,或吟或奏,从古至今也有许多佳作。生活这个大舞台上,大多数人还是觉得,表演要想更精彩,还是词曲搭配完整节拍一致相互衬托相互引申更富于感染色彩。只有曲,很多人会听不懂;只有词,则更单调枯燥了。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爱丽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